为您提供一站式环保解决方案

地埋、屠宰、医院、食品、农村等污水处理设备

  • 产品名称: 有期徒刑1年+罚款20万!浙江首例“COD去除剂”案宣判
  • 公司名称:
  • 产品价格: (电话咨询)
  • 添加时间: 2022-08-04
产品详情

  前段时间生态环境部号召全国学习的浙江湖州“COD去除剂”案,最近又有新进展。

  6 月 2 日,该案件在浙江省湖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最终判处被告单位长兴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 20 万元, 被告人夏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 2 万元。

  承办检察官还表示,污水处理中投加“COD去除剂”已经对环境污染造成损失,目前他们已委托浙江省生态环境科学研究院进行评估,下一步拟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表现之一是 “提级管辖”。鉴于本案社会影响重大,且属于新类型案件,根据法律及《湖州市检察机关生态类刑事案件办理细则》的规定,湖州市检察院作出了提的决定。

  表现之二是 “实地查看”。受案后,以湖州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黄辉为主办检察官的办案组审阅了全部案卷材料,核实了全部案件事实与证据。5月13日,办案组还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实地查看、核实证据,并提审被告人夏某某。

  表现之三是 “两长同庭”。开庭当天,湖州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黄辉亲自出庭支持公诉,而湖州市中级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杜前则担任审判长。检察长、院长同时到庭,这在以往的案件中也不多见。

  最终,经合议庭充分合议后,湖州市中级法院采纳了市检察院提出的全部量刑建议,以污染环境罪分别判处被告单位长兴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罚金人民币 20 万元, 被告人夏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 2 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对于被告投加“COD去除剂”的行为,认定为了“污染环境罪”。

  这是因为,根据2016年的两高《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七)项规定:“重点排污单位篡改、伪造自动监测数据或者干扰自动监测设施,排放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应当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

  这里的“重点排污单位”,是指设区的市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依法确定的应当安装、使用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的重点监控企业及其他单位。”

  湖州市检察院认为,被告单位长兴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湖州市生态环境局确定的重点排污单位,购买并使用“COD去除剂”,干扰自动监测设施,排放化学需氧量污染物,应当认定为污染环境的行为。

  而被告人夏某某系被告单位生产经营的负责人,是对被告单位购买、使用“COD去除剂”以达到干扰自动监测设备起到决定、指挥、组织等作用的主管人员,应当认定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构成污染环境罪。

  湖州中院党组书记、院长杜前表示,“面对花样不断翻新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也将坚决扛起‘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诞生地的政治担当,用公正司法向环境污染‘亮剑’,用典型案例指引社会规范、引领环保风尚。”

  “湖州检察发布”也表示,本案中,公司和夏某某被判刑,并处罚金,这无疑具有警示意义,不仅是对被告单位和被告人的一种严惩和威慑,更是对污水处理行业的一种警示和震慑。

  承办检察官还表示,污水处理中投加 “ COD 去除剂”已经对环境污染造成损失,目前已委托浙江省生态环境科学研究院进行评估,下一步拟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也就是说,被告单位面临的经济损失可能还不止法院判处的罚金 20 万元,未来还会有公益诉讼的赔偿。

  而这一笔赔偿,可能也是数额不菲的。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世界环境日”,上海高院刚刚发布了8个生态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典型案例,其中某企业因违法超标排放VOCs造成环境污染,相关的替代性修复费用就高达 1,500 多万元。

  而去年11月,深圳市公布的一起公益诉讼案件,由于非法占用农用地,倾倒渣土致农用地被毁,最终也被判赔偿损失和生态修复费用及支付鉴定评估费用389.69 万元。

  本案中,被告单位长兴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为何会遭受如此严厉的处罚?最早其实也是为了“减少损失”。

  原来,长兴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湖州市生态环境局确定的重点排污单位,2019年3月至2020年5月期间,由于 COD 在线监测数据超标,该公司先后三次被行政处罚,累计罚款 128 万余元。

  为了“减少损失”,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在明知“COD去除剂”仅具有干扰自动监测设施、无法实际降低废水中COD值的情况下,该公司仍然先后7次从长兴某化工有限公司购买“COD去除剂”。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夏某某亲自或组织、指挥公司员工将“COD去除剂”非法投加到污水处理末端。

  结果,到了2021年5月12日晚,湖州市生态环境局长兴分局对该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进行现场检查的时候,就当场查获了违法投加行为。

  经鉴定,该“COD去除剂”的主要成分为氯酸钠,并不能真正去除水中COD,只是干扰在线监测设施测定过程,从而使测定结果偏低。

  环保部门是如何发现这一违法行为的?原来,他们是通过网络销售记录找到线月,生态环境部公开通报了陕西神木“COD去除剂”案。随后,湖州市公安机关和生态环境部门高度重视,立即采取了后续行动。

  他们通过调查了解互联网 “ COD 去除剂”交易记录的情况,并利用大数据分析的手段,挖掘购销记录,确认虚拟身份,先是顺藤摸瓜,找出了湖州市涉嫌使用“ COD 去除剂”企业的线条线条是企业正常使用的情况,排除嫌疑之后,公安机关把怀疑重点锁定在了一家环保企业——长兴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身上。

  锁定目标后,公安机关和生态环境部门又分析了该企业的生产和排污规律,决定把突击检查的时间选择在夜间,也就是企业最可能使用 “ COD 去除剂”造假的时间。

  2021年5月的一天夜里,公安机关突击检查了该企业,结果一举查获了该企业涉嫌长期多次将“COD去除剂”非法投加到在线监测设施取样口的事实。

  随后,湖州市生态环境部门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并依法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查处,公安机关也对4名嫌疑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2021年12月30日,长兴县公安局向长兴县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2022年5月11日,长兴县检察院报送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事实上,在这起案件公开审理判决之前,生态环境部就号召全国学习“湖州经验”了。

  3 月 7 日,环境部发布《关于学习借鉴浙江湖州破获“ COD 去除剂”干扰在线监测数据案件经验做法 持续提升生态环境执法效能的函》,号召各省区市生态环境厅(局)学习借鉴浙江省湖州市查办环境违法犯罪案件的经验做法,适应生态环境执法面临的新形势、新挑战。

  生态环境部表示,此类案件执法调查的难点在于违法行为隐蔽性强、证据固定难度大、涉案边界认定复杂,以及专业支撑至关重要。

  同时,不少违法分子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实施造假前精心设计、干扰数据后销毁证据,给执法调查带来较大难度,需要各地引起重视。

  对此,生态环境执法局局长曹立平表示, “对于类似数据造假问题,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同时公开通报,发挥警示作用,形成有力震慑。”

  他还表示,要善于运用新技术,加强调查研究,通过现场勘查、水质监测、物料衡算、资金往来、运营记录等查找发现蛛丝马迹,切实提升执法的针对性、时效性。

  到了今年 2 月,生态环境部又通报过浙江省湖州市“COD去除剂”干扰在线监测数据违法案。

  连续四次针对“COD去除剂”问题发声,透露出一个强烈的信号——“ COD 去除剂”已经在生态环境部“挂了号”,未来将成为打击的重点

  在此,《环保圈》也提醒造假者,环保的时代已经变了,过去那种“装样子”的环保已经成为过去时了,只有踏踏实实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是长久的生存之道。

  1、两长同庭!全国首例“COD去除剂”干扰自动监测设施刑事案今天当庭宣判!湖州检察发布,2022-06-02

  2、“借”专家、查“知网”、推“数据” ,这起“COD去除剂”干扰在线监测数据案是这么破获的,中国环境,2022-02-17

  1、凡注明来源:环保圈 的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环保圈,任何单位及个人在微信公众号、微博、百家号等公开传播平台上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需经本平台授权,并注明来源:环保圈。违反上述声明者,平台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同是破产重整,盛运、天翔、博天有啥不一样?【环保圈研习社】“战疫同行”公益系列直播重启行业交流!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点击次数:1   更新时间:2022-08-04